杜月笙:我是泥鳅,要先炼成鲤鱼才能成龙

北京章哥,房地产从业20年,通晓业内门道,我不做所谓的“专家”,只用二十年实战经验帮大家答疑解惑。朋友去了一趟“轿黄府”,回来跟我说这是杜月笙给孟小冬买的房子。我觉得不对,因为孟小冬住在这里的时候和梅兰芳还没离婚呢,不可能跟杜月笙有关系。而

杜月笙:我是泥鳅,要先炼成鲤鱼才能成龙第1张北京章哥,房地产从业20年,通晓业内门道,我不做所谓的“专家”,只用二十年实战经验帮大家答疑解惑。

朋友去了一趟“轿黄府”,回来跟我说这是杜月笙给孟小冬买的房子。我觉得不对,因为孟小冬住在这里的时候和梅兰芳还没离婚呢,不可能跟杜月笙有关系。而孟小冬去上海已经是七七事变前后了,更是抗战后期才回的北京,此时住的房子才应该是杜月笙给买的。

这是我多年前看过的一篇报道,主题不是说这些陈年恩怨,而是在反映四合院业主们的维权有多难。当时是杜月笙的儿子杜维善回北京,想要回他养母孟小冬的这套四合院,应该是在贡院附近。但只要回了房产证,住在房子里的租户却是轰不走的。想让人家走就得按拆迁标准解决房子,否则免谈。

文章里还讲了个细节,说这套房只是名义上杜月笙买给孟小冬的,但产权人却是杜维善。因为孟小冬属羊,而且是冬天的羊,所以当时有什么风水上的说法,不能签字画押一类的吧,因此就把产权登记在了杜维善的名下。

而当时的文章中肯定没提轿子胡同的这个院子,估计是孟小冬离开北京的时候已经给处理了。或者是在运动后解决的很好,否则也不会被现在的业主给改造为“轿黄府”。黄,就是“皇”的谐音,孟小冬号称“冬皇”,所以这意思就是:轿子胡同冬皇的府邸。

我没去过这轿黄府,按朋友的说法是改造的非常好,完全可以算作孟小冬的纪念馆和故居了。但贡院的那个院子怎么解决的?按说更应该是故居吧,而且还是和杜月笙共有的故居。

本来是想借题聊聊这些“经租房”老院子的,但想想还是算了吧,这不是我能管的了的事儿。都是历史遗留问题,留给时间来解决吧。

多说几句,这些年很多人吹捧杜月笙,甚至是崇拜,还给他编了一堆的语录,简直都称哲学家了。但杜月笙是流氓啊,是真正的无恶不作的黑社会,就算他曾经协助抗日,但真的值得被推崇吗?如果这种人被捧上神坛,那些真正的英雄先烈们愿意和他为伍吗?

之所以很多人推崇杜月笙,在我看来是因为能寄托一些人的人生梦想。就像前些日子的《狂飙》似的,很多人对“高启强”倒挺认可,反而对警察们没什么感觉。

这种情绪其实自古就存在,否则也不会出现《水浒》。毕竟这些黑帮大佬基本都是出身底层,是真的一步步爬上人生巅峰的,难免不让有相同出身的人产生同感。再有就是所有的正派人物都是有行为限制的,无论哪个时代,正派都不能肆意妄为,至少不能无底线的杀人放火。

而反派可以,他们完全不受法律的约束,就因为突破了这些规则所以才成功登顶的。人生而自由,但无时不在枷锁之中,那谁不想无拘无束的快意恩仇呢?既然有这种情感需要释放,自然也就推崇可以横行无忌的大佬们了。换句话说就是人们在黑帮大佬身上感觉到了自由,还看到了底层逆袭的案例,难免不产生认同感。

毕竟这社会到处都是不公,人生也永远磕磕绊绊,很多时候只能是忍着,熬着,什么办法都没有。而黑帮大佬们却可以快意恩仇,绝不忍辱偷生。这有些时候也能让人看到一丝正义感吧,哪怕过程不正义,但结果却是人们希望的正义。

但在我看来,这些黑帮大佬其实也是被束缚的,也要遵从各种世俗的限制。就像杜月笙,表面上是上海滩的地下皇帝,但他真敢无拘无束吗?不行的,他在夏天连短衣服都不敢穿,就怕露出身上的刺青来让人笑话。他对文人们很尊敬,比如杨度和章士钊等人,但这些文人真的看得起“南城小杜”吗?未必,都是各取所需罢了,杜月笙要名,文人们要钱。

而杜月笙和这些人交往中,永远是带有自卑的。就像他说的那句话:你们本身就是鲤鱼,修炼500年就成了龙。而我是泥鳅,要先炼成鲤鱼才能成龙,用了1000年。而我们如果都失败,你还是鲤鱼,我则被打回泥鳅了。

这就是底层逆袭的残酷之处吧,没有退路,再苦也得向前,否则就是一切成空,但却再也没有资本去逆袭了……

关注“章哥说买房”公众号,有房产相关问题,点击“免费咨询”私信提问即可。
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